•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19-03-19 14:20 浏览

  政事儿:“五五改革纲要”提出要设立法官惩戒委员会,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政事儿:你如何看待冤假错案这个问题?

  李少平:冤假错案的发生,不仅使无辜者蒙受冤屈,而且影响司法的权威和公信力,还会损害社会公众对法律和法治的信仰。

  李少平:法官惩戒程序必须符合司法职业的特点,切实保障法官陈述辩解举证申请复议申诉等权利,提升惩戒工作透明度,充分体现公正性。

  谈设法官惩戒委员会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2013年以来,人民法院通过审判监督程序纠正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张氏叔侄案等重大刑事冤假错案46起,涉及94人,提振了全社会对司法公正的信心。2014年至2018年,各级人民法院共依法宣告4868名被告人无罪,依法保障无罪者不受追究。

  在惩戒事由上,明确对法官进行责任评价的基础是客观行为和主观过错,即是否存在违法审判行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明确并非所有的错案都需要或者应当追究法官审判责任,即使发生错案,但法官无违法审判行为,也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时,就不应被追究责任。法官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受法律保护,非经法定事由和法定程序不受惩戒。

  政事儿:总的思路是什么?

  李少平:完善司法责任制,既要建立健全司法问责机制,严格依法追究法官违法审判责任,又要切实保护法官依法行权公正办案,绝不能把司法责任制变成一把高悬在法官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违法审判责任追究程序上,发挥法官惩戒委员会的作用,通过公平公正公开的程序,追究法官的违法审判责任,既有利于提高责任追究的公信力,也有利于保障涉事法官的合法权益。

  最后还要坚持权责统一。权力清单应当与责任清单逐项对应,不允许有不受责任制约的特权,科学构建“有权必有责用权必担责失职必问责滥权必追责”的审判权力运行体系。

  谈放权与监督

  “五五”与“四五”一脉相承,都保持了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都是以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为根本目标。正是基于这些,我们才有信心有底气在“五五改革纲要”中,继续推动各项改革举措优化提升发展创新。

  李少平:最高人民法院曾就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提出指导意见,要求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得降格或者变通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

  李少平,男,汉族,1956年10月生,山西武乡人,1975年4月参加工作,197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西南政法大学刑法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法学硕士学位,教授。现任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第五巡回法庭分党组书记庭长,二级大法官,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1975.04-1977.10山西省长子县知青1977.10-1978.09山西省高平县丝织厂子弟校中学教师1978.09-1982.07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学生1982.07-1984.09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教师1984.09-1987.07西南政法学院法律系刑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1987.07-1990.11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干部审判员1990.11-1993.03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其间:1991.08-1993.03挂职任四川省凉山州会东县委副书记)1993.03-1995.12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1995.12-2000.01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2000.01-2002.11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2002.11-2003.01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副院长2003.01-2007.12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其间:2005.09-2006.01中央党校进修部进修一班学习)2007.12-2008.01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副院长2008.01-2013.10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其间:2009.11-2010.01中央党校第46期省部级领导干部进修班学习)2013.10-2016.12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2016.12-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第五巡回法庭分党组书记庭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从纲要发布之日起,各项工作就得紧锣密鼓开展起来,努力把“规划图”变成“施工图”,把“时间表”变成“计程表”,确保改革落地见效。我们已将“五五改革纲要”确定的65项改革举措分解为160多项改革任务,进行项目式台账式管理。每项任务都明确牵头单位责任人员主要内容时间节点和成果形式。“改革精装修”贵在“精”字,要求精确切中要害,精巧把握方法,精细对症下药,精准解决问题。

  政事儿:“五五改革纲要”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政事儿:过去五年,人民法院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有哪些进展?

责任编辑:闫宏亮

点击进入专题: 让生活更美好·2019年全国两会新浪特别报道

  李少平表示,绝不允许放权后出现“灯下黑”的问题。院长庭长在权力清单范围内,按程序履行监督管理职责的,不属于不当过问或干预案件;相反,院长庭长该管的不会管不愿管不敢管,怠于行使监督管理权,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追究其相应责任。

  李少平简历

  政事儿:如何做好相关衔接?

  政事儿:“五五改革纲要”提出,要完善审判监管机制,明确院庭长权力清单和监管职责,健全履职指引和案件监管全程留痕制度。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政事儿:近日最高法院下发“五五改革纲要”,涉及65项改革举措。“四五改革纲要”也是65项改革举措,落地如何?

  此外要坚持全程留痕。所有审判监督管理行为都应当可记录可查询可追溯,不能脱离主审法官会议审判委员会等制度平台或办案平台任意表态。

  上月底,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发布《关于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意见》,也即“五五改革纲要”,其中明确院庭长权力清单和监管职责设立法官惩戒委员会等,备受社会关注。

  李少平:“五五改革纲要”虽然是未来五年的改革规划,但推进落实的任务非常紧迫。按照中央关于政法领域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最高人民法院牵头的改革任务,绝大多数要在2020年完成。

  政事儿:明确院庭长的权力清单与领导干预案件的边界在哪里?

  李少平:“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行使审判权的主体是法院,而不是法官个人。实践中,代表法院行使审判权的,是独任庭合议庭审判委员会等法定审判组织,裁判最终也是以人民法院名义作出的。

  2018年,人民法院继续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纠,以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切实防范冤假错案。我们在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依法健全刑事辩护制度等方面都做了不少创新。

  应当指出的是,防范冤假错案是一个系统工程,既需多措并举,也需控辩审等诉讼主体凝聚共识共同推进。当前,社会各界对防范冤假错案已经达成高度共识。人民法院将抓住难得的历史契机,以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为抓手,加强人权司法保障,建立健全冤假错案有效防范机制,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李少平:2018年是“四五改革纲要”的收官之年。截至2018年底,纲要确定的65项改革举措都已全面推开,涉及改革文件256件重大改革试点24项,11项改革成果转化为法律规定。通过推进“四五改革纲要”,新时代人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主体框架已搭建完成,重大改革领域均取得实质性突破。

  政事儿:你如何看待“司法责任”这个问题?

  我认为,还权于法官合议庭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完善审判监管机制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另一个重要方面,二者同等重要;完善审判监管机制是确保放权不放任,落实宪法责任,保证案件质量,防止廉政风险的重要举措。

  李少平:我认为,放权与监督是司法责任制改革的一体两面。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在充分总结各地经验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完善院庭长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定出台更加精细化更具操作性的文件,确保院庭长依法履职,责任制落实到位。

  李少平:法官惩戒制度改革应与监察体制改革相衔接,法官违反审判职责行为涉嫌犯罪的,应当移交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依法处理。法官违反审判职责以外的其他违法违纪行为,由有关部门调查,依照法律及有关规定处理。

  总之,院长庭长在权力清单范围内,按程序履行监督管理职责的,不属于不当过问或干预案件;相反,院长庭长该管的不会管不愿管不敢管,怠于行使监督管理权,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追究其相应责任。

  所以,我们应当从法院整体责任的角度,来理解“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这里的“责任”,既包括法官的个人责任,也包括合议庭审判委员会的集体责任;既包括审判组织的违法审判责任,也包括院长庭长的审判监督管理责任。

  谈防止刑事冤假错案

  谈院庭长权力清单

  谈“五五改革纲要”起草

  在确定进度安排和逻辑顺序时,我们统筹考虑了各种关系,努力做到全局和局部相配套治本和治标相结合渐进和突破相衔接,确保有重点有步骤有秩序地推进改革任务落实。

  李少平:按照司法责任制改革文件的规定,对于“四类案件”(涉及群体性纠纷,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案件;疑难复杂且在社会上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与本院或者上级法院的类案判决可能发生冲突的案件;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反映法官有违法审判行为的案件),院长庭长有权要求独任法官或合议庭报告案件进展和评议结果,并视情决定是否将案件提交主审法官会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对于审判质效办案程序纪律作风中存在的问题,院长庭长应当依职权提出监督纠正意见,绝不允许放权后出现“灯下黑”问题。

  原标题:专访最高法院副院长李少平:绝不允许放权后出现“灯下黑”

  李少平:第一要坚持于法有据。严格以人民法院组织法法官法和三大诉讼法等法律为依据,依法设置权责,合理划定边界。第二,坚持监督有序。权力责任清单的范围应当遵循司法规律,符合改革精神,不能用行政命令式的手段规制审判权力,不能超越职权直接改变审判组织的结论。

  政事儿:惩戒有哪些程序和事由?

  3月11日,领衔制定“五五改革纲要”的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接受“政事儿”专访,对本轮司改进行解读。

  李少平:这是关于“完善审判监管机制”的基本考虑。司法责任制改革是司法改革必须牢牢牵住的“牛鼻子”,是深化司法改革的核心和关键,将“层层审批的行政化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为“还权于法官合议庭” “审判监督管理权”的运行机制,是审判权运行机制的一次螺旋式上升,实质上是审判权力运行体系的一次深刻变革。

  政事儿:如何处理放权与监督的关系?


Powered by DD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